欢迎访问bt365体育在线投注!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铜川的水 ——铜川城记之二

来源:bt365体育在线投注 时间:2019-01-07 14:30 字号:

  天下的河流基本上是由西往东行驶,铜川的漆水河却是沿着川道的方向由北向南流淌,千百年来一直这样。

  人们总说漆水河是铜川的母亲河,很大原因是漆水河穿越铜川老城区蜿蜒而过,看得见,摸得着,离人们的生活很近,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很多。

  其实,铜川的河流还有一些,分属两个水系,沮河、赵氏河、浊峪河、清峪河、赵老峪河包括漆水河在内,属石川河水系。白水河、青河、五里镇河、雷原河等属于北洛河水系。

  曾经的漆水河,河水清澈见底,有鱼有虾,夜晚还有蛙声,河谷地下水也很丰沛。六七十年代,漆水河常常是人们夏季嬉戏的好场所,铜川大同桥至体育桥的河段,有几个深潭,大家称之为一潭二潭三潭,水深至少一米多,小孩都到那儿游泳。1941年,修咸铜铁铜川段时,漆水河距离铜川车站太近,因此,这一段河流往东移了约七八十米。铜川铁货场一南一北各有一个大水坑,就是改道过后留下的痕迹,六十年代还有,现在早已填埋。

  漆水河是山区河流,河道不宽,总落差大约八百多米,从发源地柳林沟至马莲滩,河道平直,从马莲滩到川口,依据地势,弯曲多了起来,无暴雨时河水大体上有个约束,如逢暴雨,河水必然上涨,形成,东拐西串,肆意流淌。虽然屡有祸灾,但五六十年代以前,两岸居民和单位不多,影响不大。

  1969年,一场登峰造极的洪水,给了铜川重重的一击,当时的水头可谓惊涛骇浪,一马的体育桥瞬间就被冲垮;川口现在的汽车站当时是铜川第二运输公司的马车队,数十匹骡子和马被水呼啸裹挟而去;河水甚至漫过铜川火车站的铁轨,河两岸的居民、单位全被洪水席卷,房屋垮塌不在少数,境况。

  1972年,后来被人们称为“铁市长”的张铁民复出工作,来到铜川,担任市委兼革委会主任(最初是副)。于是,就有了轰轰烈烈的漆水河治理,用铜川老百姓的话说是修河堤。据资料,漆水河治理自1972年末至1975年,铜川市领导及企事业单位、市民,组成了浩大的漆水河治理队伍,历时三年,完成北起马莲滩,南至黄堡镇的建设,砌石堤防30公里,并在沿途修建小型水库4座,桥涵18座,主河道两侧排洪洞16孔,造田近千亩,彻底解决了漆水河洪水泛滥的问题。多少年后,一位老干部说,张铁民有眼光,1972年那种形势下,他干的是一个市长该干的事,搞卫生,抓城市建设,修河堤,他比同时期一些领导至少眼光超前了十年。

  张铁持修河堤的事被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成了纪录片《战漆河》,还被作家和谷、郭志昌分别写进了他们的报告文学《市长张铁民》和《中国市长第一人》里。此中发生的一些事则在老百姓中演绎、流传,成了。

  我父亲曾在铜川火车站负责这项工作,据他言,由于铁运输工作的特殊性,三班倒,一个萝卜一个坑,他去领受任务时,张铁民就没有要求铁工人具体的去修一段河堤,只要求他们无偿的、保质保量时间完成好修河堤的沙石运输装卸任务。

  如果不夸张,不贬低,实事求是,张铁民治理漆水河的事应该是铜川水历史乃至城市建设史上的一件大事件。因为有了河堤,才有了河堤,才有了铜川公园。

  如今的河堤能走汽车,两边栽了树,是市民群众休闲散步的好场所;铜川公园紧贴漆水河,依山傍水,更是市民群众娱乐锻炼的首选之地。

  河堤的修建消灭了水患,改变了铜川的城市面貌,完善和强大了城市的功能,亮化美化了铜川。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前,铜川缺水情况尚不严重。回溯农耕时代,自给自足。清代诗人郭泌曾经有诗《漆沮会流》:“盈盈二水会中流,如雪芦花铺满洲。河上诗人归何处,烟波依旧汉时秋。”诗中描写的是漆沮二水汇流后出岔口的情景。起码那个时候,漆水河两岸,虽山野之地,但田园风味犹存。六十年代时,川口新川水泥厂那一段的漆水河河道里,还有水车。以后的数百年间,人们的生产生活用水由河中汲取,沿河掘井,基本上能满足生活生产之需。

  此后的三十年间,铜川老市区人口渐次增多,铜川陆陆续续建了三里洞水厂、柳湾水厂、黄堡水厂及铜川矿务局王家河水厂等供水企业,1982年,还搞了一个大工程,把耀县的水通过长长管道引到老城区。但与此同时,铜川的供水人口也在不断增加。老市区约30万人,25万人的生活用水需自来水供应。

  上个世纪十年代后,工业化的推进加剧了铜川供水矛盾,窘境开始凸显。那时,铜川老市区以五一为界,南边吃沮河的水,基本上还能凑合供给;而北边是漆水河的水和地下水,经常供应不足,加上污染,水质浑浊,经常要沉淀好久才能使用。

  缓解铜川水荒,铜川本区域的水源已不敷取用,经过论证,报请陕西省同意,铜川决定建设马栏河引水工程,从马栏河跨流域调水补充沮河水源,由桃曲坡水库给铜川供水。这项工程被列为“八五”期间20项兴陕工程之一,也是陕西省首个大型调水工程。

  桃曲坡水库是1969年渭南地区组织富平、耀县4万多名劳力,在耀州城北关15公里沮河下游兴建的水利工程,主要为解决农田灌溉问题。水库总库容5720万立方米,可灌地28.9万亩。利用桃曲坡水库往铜川引水,快捷方便,水进入铜川,则利用黄堡的五星水库储存、净水,然后进入城市供水网络。

  马栏河引水工程1990年立项,1992年10月开工建设,1998年10月收官。当清澈的马栏河水欢快地流向桃曲坡水库时,铜川老城区从此告别了水荒。

  后人写铜川大事记,这项当时轰动全市、波及数年的工程,不过寥寥几行,其中的艰辛,鲜活的场景、沸腾的过程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渐渐黯淡。马栏河引水工程基本完工后,市委宣传部集全市作家和新闻记者之力,写了一本报告文学。是年,我参与在桃曲坡水库统稿,统览每一篇稿子,里面人的行为轨迹,包含,都热得烫手,让人慨叹。譬如,马栏河水进入沮河,中间要打隧洞,打隧洞时,塌方死了人。死者是南方的打工者,家属来处理后事,只是一句话,他为这座城市做贡献了,值得;譬如,铜川当时财力不足,向全市各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职工借钱,每个人一个月工资,许多人硬是一个月不吃肉。

  桃曲坡水库如今已更名为锦阳湖,除灌溉、供水外,还兼旅游。一湖清水,碧波荡漾,船划,影倒蓝天,美不胜收。而它的水源地沮河流域,朱鹮正张开轻盈的翅膀翱翔。

  朱鹮生于秦岭南麓,对栖息地而挑剔,它落户于铜川,毋庸置疑印证了铜川水资源生态的改善。

  以漆水河治理工程和沮河引水工程排序,无论如何,它是铜川水历史上的第三件大事,且是一件正在进行不断纵深像水一样潺潺流动的大事。

  数十年里,铜川人围绕着水作文章,以一贯之重视水的开发与,不懈开展了境内漆水河、沮河流域的综合整治工作。

  水不惟解决干渴,它还使一个城市湿润温和,富有灵气,让人时时感觉舒服,生活出滋味和惬意来。

  铜川的建设,曾经“先生产后生活”,重经济成效,轻,这种发展方式的后果就是黄土遍地,煤尘飞扬。外地人调侃铜川。说一个人从西安买了件白衬衣穿上,走到耀县变成了灰颜色,待到了铜川老城区,就成了黑颜色。1997年,全省地市文艺期刊在铜川开年会,宝鸡作家协会,《秦岭文学》的主编李凤杰言,老婆听说到铜川,特意嘱咐他,不要穿浅颜色的衣服,尤其是白色。真实的情况是那几天铜川风清气爽,蓝天如洗,让李凤杰大为惊奇。

  这块土地上,铜川人描出了自己的文明画图和生态文明画图,开辟了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

  铜川是缺水的城市,人均水的占有是陕西的四分之一,是全国的八分之一。唯其缺水,才懂得每一滴水的珍贵。

  从1958年起,铜川建起了大大小小几十座水库。距离桃曲坡水库不远处是玉皇阁水库,1958年提出规划,1959年11月动工修建,1964年主体基本完工。还有高尔原水库、涧沟水库等,行北老城区,有瓦窑沟水库,马杓沟水库以及宜君的西河水库、楼子沟水库等。最值得一说的是福地水库,如今雅号福地湖。水库建于1958年,生态良好,水量丰沛,水质优良,四季分明,光热适中,夏季风清月明,是避暑、休闲、疗养、度假的天然宝地。

  水有时间刻度,和岁月一样流动。铜川的水流过了这座城市的少年、青年,正淌入中年。

  据闻,铜川正在雄心勃勃打造水城,让山里的水,流到城里来。假以时日,人在城中,城在水中,天落翡翠,岂不江南。